白领放弃月薪4千工作摆地摊 4年赚出一套房
作者:太阳能人才网 日期:2012-05-09 浏览

倘若回顾今年以来薪资升幅最大的职业,非月嫂莫属了。进入龙年,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相继出现了每月佣金超过1.5万元的“天价月嫂”,且从市场供需关系来看,此佣金数目依然呈上升态势。就在民众争相热议月嫂劳动量是否与高佣金相匹配的同时,有市场人士发现了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月嫂收入已经高过了一个医学博士。

事实上,这种体力工作者薪资高于脑力工作者的“脑体倒挂现象”并非只存在于月嫂市场。有媒体爆料称“天价快递员”月收入上万元“秒杀”白领。同样,“旺季送水工”月薪1.2万元亦令人艳羡。虽说无论是月嫂、快递员还是送水工,能拿到过万元高薪的并非行业普遍现象,然而其却昭示出这样一个道理:财富总是青睐敢于解放思想的人,只要摆脱成见束缚,就能发现无处不在的创富机遇。

放下成见创富传奇之一:白领辞职摆地摊赚出一套房

“2004年,当我辞去月薪4000元的工作计划摆地摊赚钱时,身边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疯了。而正是顶着一股‘要证明给所有人看’的压力,八年后的今天我成功了。”出生于哈尔滨而生长在天津的张建目前经营着一家服装店,同时还入股了朋友的西餐厅,有房、有车、有存款的他在外人看来是位不折不扣的创业成功者。然而,当谈及曾经的创业历程时,张建用了母亲常说的一句话“不做白领练地摊,你丢尽了张家祖祖辈辈的脸”。

对于生长在知识分子家庭的张建来说,从出生那天起就早已被从事教育工作的父母设定好了一条成长路径,即好好学习将来成为一名出色的科学家。虽说父母一直以来都在以培养科学家的方式来严格要求他,但生性自由喜欢挑战的张建却并不愿意循规蹈矩地安排人生,他自小便有个创业从商的梦想深埋心底,未与任何人讲过。

大学毕业后,张建被一家日企顺利录用,可是这在父母看来还算体面的工作却并不曾激发起张建的兴致。他说:“那段时间,我每天重复着朝八晚六的生活,工作内容也都较为模式化,没有一点创新。如此单调乏味的工作状态一直持续了一年半,期间我先后与父母提出过自主创业的想法,但都被他们坚定地予以否决。身边的朋友也都认为我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可在我看来一成不变式的白领生活简直就是一种对青春的煎熬。思来想去,我最终决定顶着各方压力趁年轻大闯一番。父母为此气得与我长时间冷战,但我始终告诫自己无论遇到多大困难也要挺住,做出个样子给周围人看。”

张建坦言,刚开始摆地摊时,也曾碍于面子不敢大声吆喝,可眼看着生意都被其他卖家抢走,便也厚着脸皮叫嚷开来。就这样,凭借着一股子闯劲,张建一直坚持了四年,并收获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回想起创业初始的那四年,张建饱含深情:“由于家里人一致反对我辞职创业的莽撞行为,因而不仅在资金上没有给我任何支持,甚至还背着我将我工作一年多的存款都偷偷藏了起来。无奈之下,创业的原始资金我只好找几个朋友拆借并承诺给人家一定‘高息’,总共不到5000元。拿着这笔好不容易凑到手的钱,我趸了一批袜子,在一些闹市区的街边售卖,用了近半年的时间才售罄。虽说只赚到了3000多元,但却积累了很多从商及销售经验。于是,我接下来用本金及赚到的钱又先后从厂家趸来袜子卖,就这样卖完了趸、趸完了卖,两年里赚了将近20万元。后来,我用其中一多半资金做起了服装生意,从品牌商那里低价购进尾单货,用剩下的三万多元买了一辆二手捷达车。成为有车族后,我再出摊儿卖衣服时着实省了不少力,而且也方便趸货,更能在天气不好时临时躲进车里避一避。就这样,两年的时间里我又赚到了50万元,加上卖袜子那两年赚到的20万元,总共70万元,拼凑出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张建告诉记者,初始创业的那四年里曾遇到过不少困难,但自己从未想过放弃,因为自从辞职那天起,内心便坚如磐石,不再考虑回头。据张建讲,在赚取第一桶金后,他买了一套房,在首付30万元的基础上又贷了一部分款。而剩下的大部分资金则用来投入下一步运作。随着生意愈做愈大,张建积累了一定的客户群,其中有位热心客户将自己闲置的商铺低价租给了他,以便他扩大生意规模,而这位客户后来也成为了张建的妻子。时至今日,张建的房屋贷款早已还清,车也早已换成了沃尔沃,而且还积累了大量存款。看到张建今天的成功,父母自然乐在心里,而且也渐渐摒弃了之前根深蒂固的观念,甚至在教育孙子时也一改从前的严苛,而是依孩子的兴趣方向进行重点培养。与此同时,周围的朋友及之前的同事也无不竖起大拇指心生赞叹。然而这一切在张建看来,都只是人生的开始,未来的他计划朝着更高的目标迈进。

放下成见创富传奇之二:硕士毕业选择做月嫂不丢人

在多数人眼中,从事月嫂工作的女性年龄大都集中在40岁至50岁之间,且其中大多数人是因下岗或生活所迫才选择此项工作。可是,在医学硕士爱英看来,月嫂并非中年女性的专利。据记者了解,月嫂的工作可以说是集保姆、护士、厨师、早教师多重身份于一身,目前在京津等地,其月薪一般在6000元至20000元之间。而在深圳、上海、香港等地的金牌月嫂月收入上万元非常正常,甚至一些涉外月嫂收入会更胜一筹。

谈及月嫂这份工作,爱英表示说:“相对于月薪只有一千来元的普通保姆,月嫂属于高级家政人员。不仅每月拿着比普通保姆高出数倍的薪金,而且还肩负着一个新生命与一位母亲是否安全健康的重任,甚至更有的还要料理一个家庭的生活起居。我是学医出身,硕士毕业后本想按常规发展选择到医院工作,可那一年正好赶上结婚,且没过多久就发现自己怀孕了。于是找工作被抛到了脑后,一门心思把宝宝顺利生下来。在宝宝出生后的一年中,我几乎每天都与孩子在一起,虽说期间也给一些医院人事部门投递了简历,但从其中安排面试的几家医院薪水来看都不及预期。一次偶然上网浏览新闻,我看到月嫂这一行业目前供需极度不平衡。因为随着‘80后’生育高峰的到来,现代年轻父母对孕妇、婴儿健康的要求已经开始由简单的物质供应、传统的生理呵护,转向为更注意心理的调适、心灵的沟通及科学育儿文化的熏陶。需要的是多功能、多样化的产品,还有高品质的服务和专业指导。于是,我渐渐萌生了当月嫂的念头,然而这一想法家人却并不赞同,认为一个医学硕士弯下腰来做伺候人的工作有失体面,也拿不出手。可在我看来,与新生命及新母亲打交道是非常开心也很能获得快乐的事情,尤其是在与宝宝朝夕相处的一年多时间里,我更能体会到这其中的乐趣。但在家人最终的阻挠以及考虑到孩子需要我照顾的情况下,当月嫂的想法暂时被搁置在一旁。直到孩子4岁时,我才说服家人参加了月嫂的专业培训,并在获得了大量护理、营养、心理的相关知识后正式上岗了。”

爱英告诉记者,她的第一个客户是位38岁的高龄妈妈,生了一个体重刚满5斤2两的瘦弱男婴,当看到那位新母亲望着自己的茫然与期许的眼神时,爱英体会到了一种特别的责任感。从第一位客户至今,爱英已先后接触过20多对母子或母女,并与她们成为了朋友。

聊及自己的日常工作项目,爱英表示说:“于我而言,不仅要掌握新生儿的喂养呵护、洗澡、换尿布等生活护理常识,还要掌握宝宝按摩、测体温、观察大小便、脐带护理、臀红、尿布疹的处理。同时,还要懂得如何协助产妇做乳房护理、乳房按摩、指导产妇科学哺乳、协助产妇做保健操以恢复体形、为产妇准备营养的饮食等技能。每一个环节都要倾注十二分的耐心与细心,尤其在遇到患有轻度抑郁的新妈妈时更要对其做好心理抚慰及言语沟通。老实说,每当离开一个家庭,我的心头都会掠过一丝忧愁,真的很不舍。不仅我如此,新妈妈及她的家里人通常也都非常不舍,因为在相处的几十天时间里他们早已把我当作了家里的一份子。”爱英说,从事月嫂工作以来,她对生命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也使她收获了无穷的快乐,更使她拿到了比普通医护人员高出几倍的薪水。用爱英的话说:“每当看到一个新生命清澈如水的眼神,我的全身都像被瞬间净化过一样,人世间一切的纷扰嘈杂似乎都隔绝在了窗外。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好。”